南昌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倾城绝江山枕上绣芙蓉

发布时间:2019-06-27 13:03:46 编辑:笔名

更新时间:2012-01-31八字还没一撇呢,不想那袁夫人竟是越描越黑,她平日里说话不多,也不知再怎么和她解释,正巧珠儿从外面进来,见到此情此景,立刻将她护于身后,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相对我们家小姐做什么?”珠儿狐疑的看了下跪在地上的袁五爷,她在宫中当差那么多年,自是立刻看出了端倪,想了想便道:“袁夫人还是先回去吧,我家小姐呢是个害羞的人,再说了这娶亲呢得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倘若没有培养好感情,成亲后是不会幸福的,袁夫人这般,还不如让他们培养下感情。”珠儿这一番话说完,倒也算是称了袁老夫人的心意。其实她家儿子论长相,十里八乡可算是翘楚,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及得上,可是一提到娶亲,他便像是老鼠见到猫一般,只要是个女的就躲着,让她好不着急。如今只要是有个姑娘愿嫁,而她儿子又愿娶,管他美得丑的她也认了。所以这一次她看到眼前的女子时,简直是如鱼得水,怎能放过。既然她家的丫头已经开了口,她又已经知道那姑娘的住处,也不怕这煮熟的鸭子飞了,想了想便道:“姑娘啊,我今个就先回去了,来日方长。”这一句来日方长说完,袁老夫人狠狠的瞪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儿子,然后转过身便朝门外走去。这袁夫人前脚跟一出门,袁五爷后脚跟跟着出门。等到该走的人都走了,珠儿便关上了门,正笑嘻嘻的转身,不想对上一张臭脸。“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决定了。”这一声像是质疑,珠儿立马挤出一个笑容,讨好道:“小姐,珠儿这还不是为了你吗?傻子都能看出,你对那袁五爷有意思,不然那日也不会盯着他看了半响。”她对那袁五爷有意思?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只道这丫头不知道五皇子的事情,不过想想刚才那袁五爷的举动,倒有些泼皮的模样,哪里能跟五皇子的风韵天成相比,也与那日救她时判若两人。只是瞧着他倒是极孝顺,倒也不觉讨厌。如此,她竟是在拿两个人作比较,自己也吓了一跳,立即将那念头打散,不再多想。接下来的日子,那袁夫人偶尔也会来串串门,偶尔给她讲讲袁五爷小时候的事情,倒是不同于皇宫中的规规矩矩,听上去颇为逗人。闲下来的时候,她便会刺刺绣,不想走在街上,皇城中竟然传出小太子得了天花的消息。她心中一紧,想起那个孩子,那模样还能记得起来,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间得了那样的病。天花,她早些年也有耳闻,那可是不治之症。究竟做了什么样的孽,今生都要报应在他们虞家的头上。她心中一痛,竟是落下泪来,不想正巧让那袁五爷看见,他也极少见女子落泪,如今见到她落泪,蓦地就有些心疼,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谁欺负了,只怕她做了什么傻事。跟着跟着,她竟然走到了河边,河水中映出她的小脸,眼眶红通通的。“不要啊!”袁五爷见状立即朝她扑来,原本想要将她拉回来,不想她正好转过身,同他撞个正着。这一撞可好,竟是将她撞到了水里。袁五爷这回可是真慌了,立即跳下水去救人,竟然忘记了自己不会水性,反倒是会水性的她受了累,在水里扑腾了好一会,才将那袁五爷救上了岸。别的事情到没有什么,只是二人在水里扑腾久了,便染上了寒气。“你没事吧?”袁五爷开口,她只得摇摇头,其实心底很想问一句他有没有事,又怕伤了他的面子,只好改口道:“你刚刚为何朝着我扑来?”“我刚刚看你哭了,以为你是想寻死,等一下,你方才说我为何向你撞去,莫非你本身没有要寻死?”她闻言有些忍俊不禁,原来他竟是好心办了坏事,害的他们此刻都成了落水鸟。“好了,不过你明明不会水性,干嘛自己跳下来?”“我刚刚只想着救你,哪里想得了那么多!”袁五爷说的有些委屈,她听着心里却是一暖。离开了她的美人阿姐,终于有个男人,总算是为她做了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情,还是不顾性命而为。不知为什么,她对他的好感又近了一点。再后来,她告诉他,她家里有个侄子得了天花,只是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和家里闹翻了,但是还是很关心她的侄子。袁五爷闻言,皱了下眉才道:“我听说皇帝的儿子得了天花,你这侄子也得了天花,是不是也住在皇城。”她心中一惊,也不知对方是不是起了疑心,不过见对方神色坦然,才松了一口气道:“我的老家在皇城。”对方点点头,便不再多问,安慰的话说了一些,不过显然这袁五爷不是个会哄女人的主,说出来的话典型没营养,只是说起他小时候的经历,倒是有几分好笑。不知为何,她同他相处的时候格外的放松,除了他娘突然间出现,他便开始不安起来。她知道他说的那些故事有些过于夸张,纯属是为了逗她开心,不禁有些感动。瑞和十五年,北丘皇朝冷的一年冬季,她平生怕寒冷,所以很少出门,只是也听闻,北丘国皇帝驾崩,太子即位的消息。那个人终于死了吗?而她也终于如愿以偿了吗?她应该还是会难过吧。不知为何,她盼望已久的事情终于实现了,可是却快乐不起来。多少年了,她已经算不清楚,距离她出宫的日子究竟有多久,只是她依旧还未嫁人,而一直在被逼婚的袁五爷也还未娶亲。镇上的人都把他们俩当成一对,而她也只是笑笑,按年龄算,她早应该嫁做妇人,如今的年纪也已不会再有人要她。其实想想,这袁五爷也算是个不错的男人,这些年来的相处,她也早已适应了他的真性情,也习惯了他的存在。偶尔想想,也觉得冤屈,她这个年纪,也应该找个男人嫁了,的选择便是那袁五爷。要说理由吗,谁叫这些年她早已被标上了他媳妇的头衔,谁叫他喜欢说些笑话逗她,谁叫他长得像那个人。想起那个人,或许永远都是她心底的痛,毕竟那是她一见倾心的爱情,也许只是一种青涩年华的仰慕,只是她从未得到过,便不想就这般失去。只是这袁五爷是个怕女人的主,更是怕成亲,她又如何能够让他乖乖的从了她。她记得小的时候,她阿姐对她说过的话,女追男隔层纱。这镇上的不少姑娘,追他袁五爷追了那么久,也没有见到几个成事,难不成让她去厚着脸皮,真如袁夫人所说的那般,来个生命煮成熟饭。她还没有这般大胆,不过有一件事情她可以试试。爱就要大声的说出来,这也是她阿姐曾经对她说过的话,那个时候她还觉得有些羞涩,如今却是她打算做这不知廉耻的事情。她把她这惊世骇俗的想法告诉珠儿的时候,不想那丫头竟是一个劲的打气。她阿姐曾经说过,有些事情要在众目睽睽下做,不禁能给自己打气,也能够让对方底气不足,更能够适时地打动对方。如今她所做的件事情便趁着十里八乡村名上集市的人数多的时候,将袁五爷借故约到街上,然后再进行她的精神凌虐。说是精神凌虐,她却先虐了自己一番,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对方等到不耐烦的时候,她才冲了出去,眼睛一闭,心一横,冲着那袁五爷就喊。“袁贺五,我喜欢你!”这一喊不要紧,先不说那袁五爷,就是十里八村的村名都目瞪口呆,她闭着眼睛,脸上火辣辣的烧起来,哪里还敢再睁开眼。许久,有人开始起哄,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却见那袁五爷早已一溜烟跑没了影,可谓是让她丢大了人。不过所谓越挫越勇便是如此,倘若没有丢人,她根本不会知道,丢过人后便不怕再丢人,只是在心底暗骂,袁贺五,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找到袁五爷的时候是在他家府邸,他娘揪着他的耳朵出来,一边骂骂咧咧,看到她才算是有了笑容。她抓到了袁五爷,当着众人的面,揪住他的衣领,这辈子次,她像是一个悍妇,瞪着眼看着他,见他眼神闪躲,她便咬了咬牙出声道:“说,你心里是不是早有了人?”她问的直接,就连一旁的人也跟着心中一跳,不禁紧张了起来。袁五爷摇了摇头,看模样有些可怜兮兮,冲她讨好的笑了笑:“**,先放开我。”周**,她改了名字,扮作一个村妇,如今来倒追袁五爷。只是不知道,她这般大胆的女追男,成功的话,能否在这镇上传出一段佳话。袁五爷让她放开手,放了手他便跑,她当然是不能够放。“袁贺五,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一次,她吼了出来,见对方像是被她吓到,呆在原地,许久,才像是回过神来,冲着她细声一句:“你为何非想要嫁我?”她为何非要嫁他?她想起初的时候,是他救了她,她惊诧于他的容貌,只是如今,她已经慢慢的忽略了他的容貌。“就因为当初我被恶霸欺负的时候是你救了我,你救了我就要对我负责。更何况你还曾把我推下水,那一次我非但没有怪罪你,还以德报怨,救了你,就算是要报恩,你也该以身相许。”她说得理直气壮,继而补充道:“你这么不想成亲,是不是怕女人?还是说你根本不是男人,袁贺五,你是不是有什么龙阳之癖!”如此,她便是当着众人的面,侮辱了他的男性尊严。袁五爷心中悲愤交加,尤其是看到周围人议论纷纷,想也未多想,就像是赌气一般的开口:“好,我娶你!”袁五爷金口开了,袁老夫人顿时喜上眉梢,打定主意这一次赶鸭子上架也要把儿子嫁出去。吉日很快便选好,不想成亲当日还是几经周折,成亲当日十里八乡纷纷有人送礼,拜堂之时,却有人送来了一份特别的礼物。拆开礼物的时候,她忍不住泪流满面,而送给她礼物的那个人,她原本以为这一辈子同她再无瓜葛,不想那人依旧在关注着她的生活。谢谢,这一次她由衷的感谢,然后怀着一颗少女的心,同她抓来的丈夫拜了堂。若干年后,有人跑到镇上同她们袁家争抢生意,害他们吃了哑巴亏,她心里不服,想要跑去看看是何人这般大胆,竟然不知道她周**的大名,不想那间铺子的名字,竟然叫做:“平安是福”。

安顺哪家医院治癫痫
九江牛皮癣专科
十堰专治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