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业内曝大牌演员自带编剧谁腕大就听谁的收购

发布时间:2020-05-21 17:03:12 编辑:笔名

业内曝大牌演员自带编剧:谁腕大就听谁的

一连三天,随着宋丹丹的1句“演戏不是拍剧本”,她和编剧宋方金之间的“契约对战”愈演愈烈。在这进程中,《美丽的契约》导演余淳力挺宋丹丹,其制片人罗立平也出来表态,再加上其他编剧如邹静之、于正、宁财神等纷纭站出来,这场战事也致使影视圈近日一片“重编剧还是重演员”的讨论之声。以后,业内更爆出有大牌演员自带编剧、边写边拍成惯例、谁腕大就听谁的等潜规则。

14日回合

宋丹丹:演台词不成啊!

宋丹丹为了宣扬《我的儿子是奇葩》,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演戏不是拍剧本,还称“国外很多人拍戏,常常只是个故事梗概或大纲就拍了。我们却是演员在演台词,导演在导剧本。”

宋方金:她演啥都一样!

她的这番言论立刻引发了众多编剧尤其是《美丽的契约》编剧宋方金的不满,他发表了长微博回应,直言宋丹丹的表演有松,但不弛,并暗指宋丹丹等人进行台词改编让《美丽的契约》由喜剧变成闹剧。“宋丹丹老师连自己生活中的‘你干嘛呀你’、‘神经病吧你’、‘真够逗的’、‘真成’等口头禅一并带给了角色,而且带给了她饰演的几近所有角色。”并直接指出“宋丹丹老师不需要剧本,只需要一群人履行她的想法就行了。”

“契约之对战”

15日第二回合

宋丹丹:剧本交得慢!

次日,宋丹丹在上回应称:“文娱界34年与众多编剧合作从未出现矛盾,咋冒出那么多不认识的人‘炮轰’。好好工作,别弄文革那套,那样不好。演员遇到可以不改的剧本真是福气,我演刘衡(实为刘恒)的《窝头》和梁左的《我爱我家》就一字不曾改,因没有空话,字字珠玑。”3小时后再发文回应:《美丽》开机时只交了少部份,一路拍一路等,导演快疯了都。宋老师呀,您拢共交了多少集剧本呀?您的稿费,听说一集没少拿呀可……

宋方金:想砸谁饭碗?

宋方金对宋丹丹进行了逐一反驳,希望她讲道理就讲道理,不要讲道德,也不要牵扯其他人,大家出来吃饭,谁也别砸了谁的饭碗。

16日第三回合

片方发声力挺演员

《美丽的契约》导演余淳出来支援宋丹丹是“扶了老人,结果被讹”,希望宋方金能晒一下剧本让公众评判,“看一下我们为什么有的东西没有拍,为何不能拍。”同时余淳表示故事的构架,包括宋丹丹、范明的角色定位,也是一起开会讨论的,并不是一个人的想法。同时该剧的制片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们不是古装剧、谍战剧等,是生活剧,二度创作是很重要的,电视剧终究拍出来的效果也侧面说明宋丹丹、余淳他们很专业。”

“弱势”编剧变“苦情”

就在导演代表片方力挺宋丹丹以后,宋方金在微博中讨论了演员与剧本关系,并晒了前三集剧本供比对,称余淳是“对编剧不尊重的导演”。同时他对前一天宋丹丹说他“剧本烂”也进行了回应:“演员改了剧本,说明剧本烂;照此逻辑,一个人被抽耳光,说明他该打?”

业内怪现状

立项靠梗概边拍边写是常事

以之前的惯例,作为1剧之本的剧本应该是一个剧在拍摄前早定下来的。但很多时候,很多制片人往往拿着大纲就去申请立项备案。而从宋方金的长文中,也可以看出其实他只是在没有合格剧本的情况下临危受命:“当时这个项目岌岌可危,请我来当策划,进而求我来写剧本”。

因此,这也造成了《美丽的契约》边拍边写的命运,据制片人罗立平向表示,一般生活剧拍摄期在100天左右,但我们拍了5个月,“这5个月就有等剧本的进程。这中间我们租了某个场2013年2月景10几天的时间,但直到几天剧本也没有写出来,此时为了不浪费场地费,宋丹丹他们就自由发挥了,只要故事本身没有跑题那就行了。”《一仆二主》的导演刘进告知,国外像美剧,因为是流水线生产,“每一个步骤做得都很专业,怎样编都不会脱离开始设定的体系。这一点我们现阶段是做不到的。”

大腕有特权带编剧进组改戏

比起宋丹丹亲身上阵修改剧本的情况,1名影视策划人泄漏,这两年更流行演员自带编剧进组改本子:“一些经纪人跟我说,由于演员戏与戏之间的档期太紧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熟读剧本并消化一个新角色,干脆就借着改本子的机会延续自己的表演习惯,如果你仔细看某些高产艺人一两年间参演的几部戏,台词雷同得利害,套路也一个样”。据悉,这些编剧常常只会根据该名演员的情况进行调解,会尽可能按照美化演员的角色而不斟酌整体剧本框架,他们也被业内笑称为“门客编剧”。之前海清也曾因为在《抹布女也有春季》剧组改戏而被编剧圈质疑,据当时海清的说法是“觉得剧本不那末理想,没到达我的要求”。

比起演员改剧本,有些编剧显得更“主动”,据悉《一仆二主》的编剧陈彤就在拍摄时进入了剧组,“我次写喜剧缺少经验,我需要在现场和演员随时沟通,而且张嘉译给了我很多修改建议十分受用,而闫妮是个很有特点的演员,有时也需要去了解她的表演风格”。这样,虽然剧本被修改了很多地方,但能确保编剧一直跟进创作。

和谐的,可以有

虽然在微博上编剧和演员说法不一,频频暗战,但也有编剧和演员调和解决剧本问题的情况,对在北京卫视播出的《家宴》中担当女主角的颜丙燕而言,她在剧中也有过修改剧本的经历:“编剧韩旸是一个三十出头刚刚生完孩子的人,她在写这个年龄段戏的时候就非常游刃有余。可一写到40岁以上的戏的时候,我觉得她有点不够成熟。”颜丙燕以后就把韩旸请到剧组,跟她聊这个事,终究修改了剧本,“你说遇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是可以修改剧本呢?”吴铭

何以解编剧忧,惟有明确分工

好莱坞对编剧职能的专业化要求非常刻薄。着名的“一页1分钟”法则就是纸上的一页剧本,反应到画面上是一分钟的戏。剧本需要专业性的架构梳理。编剧也是1门专业技术工种。编剧没有公式,但编剧有手法有规律。

在电影诞生之初,由于种种条件限制,还没办法用影象来讲述故事。所以拍的都是《工厂大门》、《水浇园丁》这样简短的作品。这些作品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算不算“电影”?仅从内容表达上来说,它还不如视频站首页的那些播放热门更电影化。这个阶段的电影拍摄,的确不需要剧本,连提纲也不需要。

但是而后当电影开始发展,尤其是好莱坞兴起,剧本一直被视为影视作品的基础。就像盖大楼的图纸,它是一切上层建筑的必要条件。拿好莱坞来讲,它对编剧职能的专业化、严格化要求非常刻薄。着名的就是“一页1分钟”法则:纸上的一页剧本,反应到画面上就是1分钟的戏,严丝合缝。

不管是美剧里的贫嘴,还是韩剧里的煽情,不管说起来多么随便“接地气”,都是编剧站在全部戏剧结构基础上逐字逐句设计出来的。有没有可能存在演员自由发挥的情况呢?固然有,但条件是不影响剧情。演员天马行空自由发挥的,那不是电影电视剧,那是脱口秀。虽然脱口秀也需要编剧,通常就是演员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说,宋丹丹所说的“故事需要编剧、导演、演员所有人一起创作和丰富”还是有道理的。但团队协作的条件一定是严格明确的分工,而不是玩集体主义劳动观的齐头并进。导演的分工是现场指点,演员的分工是上镜表演,编剧的分工就是剧本编写。

在市场经济风起云涌的作用下,我们的影视行业迎来了“复兴”,并以演员和导演名利双收为代表。但作为“1剧之本”的编剧,情况却仍不乐观。

先从待遇上来说。一般美国编剧的年薪大概是20万美元,也有说法称美国编剧的待遇是整部剧作经费的百分之十。香港的新人编剧一般月薪为两万港元,视作品质量,可能会提升至3四万港元。而内地编剧菜鸟每月只有三千元左右收入,也有的按播出集数而定。然后是权利方面。在日本影视业,包括但不限于动漫、电影、电视剧,编剧都是剧情的重要人,权利乃至比导演更大。

剧本需要专业性的架构梳理。坏的故事坏得千差万别,好的故事好得惺惺相惜。这取决于编剧的能力水平,而非演员现场灵机一动。分不清油门、离合器,你敢开车上路吗?那为何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替编剧分忧呢?

刘守举

大编剧一集30万小枪手1集3000元

编剧与制片方有矛盾、与导演有矛盾,连演员也不够尊重他们。这次由宋丹丹引发的改词风波,生生地戳中了编剧们的痛点。

相对演员片酬的飞速飙升,编剧酬劳所谓的“翻番”上涨就显得可怜。但这个行业拔尖的人不断冒出,大牌编剧的片酬被爆出到达一部戏400万元,单集片酬超过30万元,相当于一线明星。不过贫富两极,那些作为枪手形式存在的编剧仍然在处境凄惨阶段。而且编剧的稿酬并不是一次性拿清的,稿费被拖欠已成为行业潜规则。

1.刚刚入行、还没成为独立编剧的人,像当枪手这一种,稿酬标准很不固定,低的可能是3000元/集,一般是5000~8000元/集。基本上他们直接为影视公司服务,群体气力写出剧本,或直接为有知名度的编剧做代笔,由对方指定内容大纲。

2.在新人成为独立的编剧以后,标准大概是10000元/集,在有一些作品问世之后,标准会涨至18000~20000元/集。

3.一个成熟的编剧一般在30000~40000元/集,有些知名度的编剧一般是50000元/集。不过这样的编剧数量很少。另外,是否是与名导合作过、是不是获过奖也是决定片酬的重要因素。

4.中国的编剧,之前海岩是代表人物,现阶段的邹静之、66、严歌苓、高满堂等编剧,片酬十分之高,已到达每集30万元。另外,他们还可以从电视剧的收入中得到分成,像于正自组了工作室还是投资人,邹静之加盟华策成为股东。另外,《私人订制》复出的王朔,属于无价码,得看他的心情和交情。不过除枪手,对大大小小的编剧的片酬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确认,在这行,不问对方片酬是江湖规则。

王欣然

原标题:业内曝大牌演员自带编剧:谁腕大就听谁的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药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小孩不爱吃饭个子矮小
健康养生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