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朝秦不暮楚

发布时间:2019-06-27 11:56:59 编辑:笔名

贺秋容坐在桌子面前,听到秦昭进来的声音,她头都没来得及抬,一边奋笔疾书,一边招呼道:“明珠,把东西拿给阿昭看看!”尉迟明珠走过来,拿了个大册子递给秦昭。秦昭坐了下来,打开册子翻开一看,便是一愣,她细细看下去,脸色越来越严肃。她认认真真一页一页翻下去,五六页的东西他,看了足有一刻钟。看完了她又翻到页,从头看起,恨不得一个字一个字地抠字眼,又细细地看了一遍,她这才长出一口气,抬头看贺秋容,只见她正微笑着看着自己:“阿昭,这个计划怎么样?”秦昭合上册子,认真道:“善!大善!”说罢笑道:“这是陛下拟的?”贺秋容抚掌笑道:“就知道你会赞成!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但是这些具体的实施细则却是明珠给帮忙拟的!”秦昭沉吟片刻:“太后现在把这个拿出去来,是准备明年春考的时候开始实施?”贺秋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正在由于这件事儿,要说趁热打铁是的,但是……我又担心时间太紧了,有准备的女人太少,倒时候考不中几个,只怕会打击的大家都没胆子了。”秦昭笑道:“这个完全不用担心!反正您不是先在开封开始试验的么?开封的话,读过书的女孩子多的是!别的不说,就我那个学校里出来的女子,四书五经这方面差点,但是要去考明法,明字,明算这些东西,那不比同龄的男人差!光是这些人就有多少了?”尉迟明珠轻声道:“可是从靠这几样上去,很难升迁。”秦昭摇头道:“可要是考不上,压根就不会有做官的机会!”贺秋容站了起来,轻声道:“阿昭说的是,如果连考都考不上,那压根就没有做官的机会!管它是从什么路子走,起码先有个开始!”她说着看向秦昭:“阿昭,你出了个好主意!一个让女人快打入官场的好主意!考进士本来就不是十年八年的事儿,多少男人考一辈子都上不去呢?又有几个家庭肯供女孩子读书读到进士?一开始的时候,倒不如让她们考这些杂科,这样子很容易进入仕途,虽然前程不会很好,但是对比只能在家相夫教子,已经非常难得了!等这些女人再教育孩子的时候,我相信,身为官吏的女人,是有资格坚持让女儿跟儿子一样得到很好的教育的!这个时候,就是大批女子真正走到上层的时候。秦昭点点头:“是的,就是这样。现在来说,女孩子熟读四书五经的太少了,所以先从别处开始,然后慢慢来……一年两年三年四年,等到二十年后,我相信女子不会只在这些杂科上厉害的!”贺秋容望向窗外:“到那个时候,我就不用担心再有人说什牝鸡司晨了”秦昭轻声道:“陛下现在难道在乎么?”贺秋容转过脸,看向她道:“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他们说什么,都不能改变我已经做了皇帝的事实!但我在乎有一天我死了,我会被人在史书上这么写!昔日武则天何等神武,可到连一个善终都做不到!眼见着自己喜欢的爱重的人被那些平日里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一一诛杀……这样的日子我不要!我要打死都做这个皇帝,我不求大宁能够千秋万代,但我不希望,这个王朝只有我这一代!我不希望我才闭上眼睛,甚至还没有闭上眼睛,这个王朝就已经毁于一旦!”她绕过桌子,走到窗前:“三十年多年前,我是哭着坐上来开封的船的,而今天,我站在这里,站在这个国家的地方,可这还不够!还不够!”她猛地扭过头来:“我要得到万民拥戴,我要做到流芳千古!可是朝政是男人的朝政,国家是男人的国家,就算有我这么一个女皇又如何?他们跪在我面前,想的却是:她不过是杨家的媳妇,等她死了,还不是大郑的江山,男人的江山?哼,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我要有属于我的臣子,一群认为女人当皇帝比男人更好的臣子!”秦昭看向她:“不关陛下是为了什么,我先代天下女子谢陛下!”贺秋容微微一笑:“这就是我叫你来的原因!我听说丽苏回来了?”秦昭道:“正是!”贺秋容又道:“我记得,去年是她带兵,灭了阿瑜陀耶?”秦昭道:“正是!”贺秋容又问:“五年前也是她,做了海船去琉球,灭了倭国十几个海盗窝点,让那些倭寇再没胆子侵扰东南沿海!”秦昭点头道:“正是!”贺秋容冷笑道:“她这些年,立的功劳比卢放还要大吧?可是卢放是柱国大将军,她却只能做个将军夫人,说起来依然是妻凭夫贵!这是什么狗屁道理?”秦昭道:“确实是狗屁道理!”,贺秋容一笑,随即喊道:“明珠,拟旨,论功行赏,封马丽苏为柱国大将军!”秦昭朗声道:“我先代丽苏谢陛下!”贺秋容看向秦昭:“阿昭,你要努力,你要更努力,总有一天,我要封你做王!正正经经的有封地的王!这世上既然有女皇,就该有女衙役女亭长女太医女博士,就该有女将军,女尚书,女王……”“也该有皇太女!”一旁的尉迟明珠跪了下来:“如今东宫空虚,臣请陛下,立阳安长公主为皇太女!”<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32/32849/">傲妃醉红颜</a>贺秋容顿时愣住,她看向尉迟明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尉迟明珠道:“陛下,其实想要我朝不像武周那般转瞬即逝,的办法就是立一位皇太女。当然,其实到底是立太子还是太女并不重要,主要是为了我朝的延续。阳宁公主这些年在各地奔走,对国家的情况显然比任何一位宗室都更了解,而且她也更加显然比那两位王爷更能贯彻陛下的德政……”她说到这里重重叩头:“为了我大宁的长治久安,还请陛下立杨宁公主为皇太女!”贺秋容扭脸看向秦昭,问道:“阿昭,你也认为应该立阳宁为皇太女么?”秦昭沉吟了片刻道:“这个不好说,于私的话,阳宁是我的弟媳,我希望她能好好地跟阿明过日子,携手相伴,相互扶持,共度一生……”她说到这里,轻轻摇摇头:“可是我不仅是阿明的姐姐,更是一个大宁人,是大宁的长公主,我希望朝局安稳,我希望女人可以过得更好,我希望在您之后的皇帝依然能够贯彻您的思想!:”她说到此处,跪了下来:“长平大长公主秦昭,为国祚计,请陛下立阳宁公主为皇太女!”贺秋容看向两人:“你们两个不是说好的吧?”秦昭肃容道:“我知道陛下的心思在阳宁公主跟贺小侯之间摇摆不定,可是说实话,贺小侯除了从生下来就姓贺以外,还有什么能比得上阳宁公主?他是以外戚的身份长大的,他考虑事情的眼光从来都不是整个国家,而是贺家的利益!我知道这话说起来会让陛下觉得不舒服,可是陛下,就如对先帝来说,宗室的利益永远比不上国家利益一样;一个国君,是不是足够聪明先放到一边,足够的心胸与气度才是重要的!不会可以学,不懂可以学,但要是气量不够,那是国家的灾难!”贺秋容冷声道:“大长公主!你可知道,今天的话一旦传出去,你在贺其昌面前也就没有后路了!如果我没有让阳宁做皇太女,而是让选中贺其昌做太子,你的下半辈子可就完了!”秦昭笑笑:“我已经四十有六了!那有什么下半辈子?撑死了再活二三十年!若您真的让他做了太子,他又要冲我秋后算账,那不正好证明了我今日的话说的没错么?反正我就那么一个女儿,今年才八岁,我怕什么?等陛下跟我都不在人世的时候,她早就坐上大船去新大陆了,谁要在这里陪他玩!”贺秋容不禁摇头苦笑:“一般人这时候难道不该说自己一心为国,不在乎生死么!”秦昭哈哈一笑:“陛下不稀罕听这些空话,我也没兴趣说这些空话啊!老实说,陛下不管是立太子还是太女,其实对我的生活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对大宁来说,就不一样了……陛下,其实您早就作出决定了,不是么?”贺秋容轻轻点点头:“是的,我确实早就拿定主意了!”**************************天正三年十月六日,宁□□贺秋容封马丽苏为柱国大将军,在此之前,女官一直隶属于后宫体系。马丽苏作为女性个正面登上朝廷大舞台的女性武官,开创了历史的先河。尽管不少官员对此很有意见,但是女皇当道,马丽苏本人又实在彪悍,十几年来战功赫赫,众人实在找不出什么反对的强有力理由,只得捏着鼻子认下。紧接着,贺秋容任命内司尉迟明珠为给事中,尉迟明珠正式从宫中女官变为前朝官员,文官系统也向女性打开了大门。有高居从二品的马丽苏在前,尉迟明珠的任命相当地顺理成章。天正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贺秋容下旨,册立阳宁公主贺真真为皇太女。贺真真此时已经年过三十,人品端方,行事稳重,虽因身份限制并没有太多地参与朝政,但是近十年来一直与长宁大长公主秦昭一般为国家做事,先后参与了工部对大运河的延伸工作,新作物的推广,以及北方蛮族的教化工作,也算是颇有功勋,众人找不出什么反对理由。天正三年十一月,天正三年十六日,贺秋容下旨,从次年起,将允许女子参加科举考试,此令一出,满朝哗然。但哗然又如何?此时的贺秋容,已经不是三十年前那个初掌权柄的青年太后,而是站在权利顶端已经长达三十年的名副其实的大宁的女主人,女皇想要让女人参与科举,这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不满的声音当然是是有的,比如保守派中的代表王德光,听到这道旨意,当即与周围的官员窃窃私语道:“牝鸡司晨已是乱象,如今经要让天下的母鸡都去打鸣儿,难道是让公鸡回家孵蛋么?”他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被站在旁边的马丽苏听到,马丽苏冲他高声道:“我当日一个人冲进千军万马,救回了我男人,我在西北守了十年,然后灭了西南阿瑜陀耶,清剿了东边的倭寇,你呢?除了在这里唧唧歪歪还会干嘛?你有种去灭几个倭寇给大家瞧瞧!没本事,就该你回家孵蛋去!”马丽苏的话像是一声宣言,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强音的女权宣言,这个出身卑微,一辈子奋勇向前,终位极人臣的女性,以她的方式诠释了人生的真谛:出身不是问题,性别不是问题,个人的努力与奋斗,可以改变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可以改变自己的阶层,甚至改变整个社会的观念。当然,玛丽苏的这段话在当时并没有得到上层社会的太多称赞,反倒成了某些男人们判定她粗俗缺乏教养的又一明证,当然这对于玛丽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譬如被他讽刺的脸红脖子粗的王德光气急败坏地说了她一声粗俗无礼之后,被玛丽苏一把拽起来扔到了大殿的房梁上,然后轻轻拍拍手:“一个读书人,偏要武将跟他比文雅,果然是只能回家孵蛋的怂货!”<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7/7057/">鹰眼神探</a>王德光作为一个自诩为翩翩君子的文官,被马丽苏这通羞辱之后立刻告了病,他满心期待皇帝能够安抚他一下,但皇帝除了以御前失仪为理由发了马丽苏半年俸禄之后,便再没有其他表现,王德光在家里躺了三天,被贺秋容的一句若是身体实在不好就安心静养,朕会找人替代你的工作的口信吓得立刻跑回去上班了,这件事儿便算揭过了。天正四年,开封作为试点,次允许女性参加科举,当然,因为制度刚刚开始实行,所以女性能够参与的只是秀才以及其他一些杂科的初级考试,这一年,共有三百余名女性参加了不同类别的科举考试,共有八十三名通过考试,其中二十五名考中秀才,另外五十八名则分布在明算,明法等杂科中。这个成绩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参加考试的女性,其通过率竟然高于男性!这让之前不少坚持女子无才的论调的官员大为失望,当然,这么高的通过率,也与这是次女性科举,参加者几乎囊获了全开封有才华的一批女性的缘故,在后来的几届考试中,女性的表现就逐渐趋于平常了,当然依然高于男性的通过率。但高于男性的通过率并不会让女性们立刻在科举上压倒男性,实际上,直到允许女子参加科举考试的三十年后,女性参加科举的初始人数也只占总人数的百分之十六,当然,在录取人数上,由于更高的通过率,让这时期的基础科举通过人数中女性占到了百分之三十,更高级别的考试,女性的参加人数进一步缩减:能够供一个男人读书到三十岁的家庭要比肯供一个女性到三十岁的家庭要多十倍甚至更多,这造成了女性在深造上的后继无力……即便如此,女性的地位还是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许多收到良好教育的女性,科举为她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即便大部分通过初级考试的女性都无法更进一步,但是,身为秀才的女性得到了“为吏”的资格,而考中举人的女性跟男性一样,只要有人保举就也有机会充当九品八品甚至七品的官员。由于大部分通过基础科举考试的男性都会选择更进一步,而不是做前途渺茫的小官甚至没有品级“吏”,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的基层工作人员中的女性比例越来越高,且素质比普通男性工作人员更高:毕竟,读书人为吏,对男性来说是怀才不遇,对女性来说则是来之不易的改变命运的机会。在允许女性科举的四十多年后,中国出现了个女探花,又过了二十四年,个女状元出炉,那一年,二百六十名进士及同进士中,女性破天荒地达到了五十名,也就是在这一年,二十四年前的女探花何鸿翥登上了首辅的位置。此时,大宁已经经历了三个女皇,而这时候的储君是一位太子,而不是皇太女。根据□□贺秋容所说:自朕起,东宫立长,勿论男女。但这个时候,下一个皇帝是男是女已经不重要了:作为从外祖母,母亲手中接过皇位的男性帝王,是不会去反对自己皇位来源的规则的,而大宁王朝,也成了中国历史上个用广义上的血统延续而不是单纯父系血统延续的王朝。当然,此时的贺秋容,并没有想那么多,她如今已经登基十年了,年过六旬的她满头白发,她身体消瘦,面容憔悴,却十分精神。贺秋容站在城墙上,被尉迟明珠跟贺真真左右搀扶着,她望向开封城内,然后,又转过身,望向城墙外的万里河山,夕阳西下,城外的运河与丘陵被一片金红色的光芒笼罩着,她微微一笑,轻声道:“真真,你要明白,这是我的天下,也将是你的天下,更是天下人的天下——”“是男人的天下,也是女人的天下。”“我努力了一生,才让这个天下变成现在的样子,我把它交给你,你要做一个好皇帝。”贺真真轻轻点头:“我会的。”《THE END 》************************修文出现问题,字数减少,加两个小剧场娱乐一下……小剧场1:秦昭骑着马,与卢放并辔而行:“你可想好了,我家镇平是只招上门女婿的!”卢放连连点头:“想好了想好了!”秦昭十分怀疑地看向他:“丽苏就让你提这个?”卢放点头:“丽苏一直喜欢镇平,说是侄女肖姑,秀美喜欢镇平,镇平也喜欢秀美,真是再好不过!正好秀丽是要袭爵的,他又已经有俩孩子了;秀美呢,送你家做上门女婿无所谓的,我家不缺孩子!”秦昭一脸无奈:“你家该不是养不起孩子了吧?我听说你那个大孙子才七八岁,过一个年就能把五百两的压岁钱花个干干净净……”卢放的脸上一僵,轻声咳嗽了一声:“其实秀美也就是喜欢兵器骏马啥的,给点零花钱就够了,他不会在大款子上乱动的。”秦昭翻了个白眼:“废话,要不然哪个女人敢要你家男人?人家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家是娶妻娶其吃饭穿衣……难为丽苏要养活你们这么一堆整天就知道花钱的男人!幸好只是喜欢这些小东西,要不然怎么也养不起。”卢放被秦昭说的心虚,但还是试图为儿子争取一下:“秀美是真喜欢镇平!”秦昭点头:“我知道,要不然我能同意么?”卢放一愣:“咦,你同意了?”<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20/20412/">穿越之苦尽甘来幸福多</a>秦昭看看他:“你以为丽苏是让你来提亲?她只是让你通个气,俩孩子整天混在一起,瞎子都知道他俩感情好,我不掺和不就是同意的么?拖到现在只是因为过去镇平年纪小,还没定性……现在她十八了,可以成亲了,丽苏这才让你跟我打招呼!”卢放泪流满面:“我完全不知道,没人告诉我!”秦昭同情地看看他:“这种事儿难道还要别人告诉,也没人告诉卢太师啊,他过年的时候就拿了对儿玉佩一个孩子给挂一个……”卢放愣住:“是不是一对儿和田玉雕的麒麟佩?”秦昭点头:“是啊!”卢放怒道:“我爹简直岂有此理!那是我好不容易从丽苏那里哄来了两对儿,准备送儿子儿媳们的,结果被我爹给顺走了,闹半天也是送儿子儿媳,他拿我东西做人情!”秦昭扶额道:“别说了,你们家的男人简直……我已经开始后悔同意这门婚事了!”…………………………小剧场2连静坐在石凳上,看自己的丈夫坐在两个轮子中间的座位上,十分怀疑地说:“这东西真的能跑?”杨凤临十分自信地说:“没问题,岳父画的草图,我琢磨了好久才弄出来这个,昨天还骑了一圈儿呢,挺稳当的!”他说着收腿蹬车蹬,然后,噗通,一下子栽倒在地。连静走到他跟前 ,扶杨凤临起来:“我总觉得你动作不对——”杨凤临挣扎着爬起来:“不是动作不对,是袍子绞到轮子里了!”连静哭笑不得:“你怎么穿个长袍来做活儿啊,平时不都是穿短衣?”杨凤临一边检查车子摔坏没有,一边笑道:“刚才太原知府过来拜访,我就换了长袍,后来就忘了换回来了!”连静点头:“我说嘛!你平时不耐烦穿长袍……我刚才接到信儿,姑姑让你有空去一趟云中府,我爹画了个挖煤的翻斗车的图纸,那些工匠做出来的东西不好使,请你过去帮忙。”杨凤临点头:“没问题我明天就去!”连静道:“你急什么啊,好歹也得等过了三月三啊,三月三你得开春日宴呢……”杨凤临泄气道:“真是的,不当皇帝还是这么麻烦!”连静翻了个白眼:“你对什么不嫌麻烦?除了做木匠活儿铁匠活儿你什么都烦!你怎么没托生成个木匠?”杨凤临笑笑:“真托生成个木匠,生计艰难,做活儿成了糊口的办法,我怕是就不会有闲情逸致琢磨这么多了!不就是因为我是王爷,才有钱有闲弄这个?话又说回来,做木匠只是养活自己,我改良一个水车,多少人的地能浇上水了,想想还挺开心的!比什么春日宴有意思多了……”连静笑笑:“好好,我把东西收拾好,你主持完三月三的春日宴就立刻出发,这样行吧?”夫妻俩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以下亲亲的霸王票nishang969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22 12:38:39mi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22 11:32:41susie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4-09-22 10:40:01那啥,对的,没错,这是一个番外哈哈哈,感谢一直以来大家的陪伴……嗯,这个文对我的抗击打能力又是一次深刻的考验,哈哈哈哈我已经在不知道多少个地方被人吊起来批了,哈哈哈哈……唔,很有成就感的(喂!)当然受打击也是一定的, 不过现在回头看,觉得真的无所谓了,有这么多读者支持我理解我,陪我走到,嗯,我不孤单我很快活^_^我爱你们每一只(泥垢了为什么是论只的!)下一个文大概是十月二十号左右发文。担心错过的亲可以收藏我的专栏,这样我发新文的时候就不会错过了,我到现在作者收藏还不到三千,大家帮忙收藏下,让我早日达到三千超过三千如何?话说据说作收五千就是小神了咳咳咳……来来,戳一下收藏下嘛蛇窟不喜欢看作者收藏的,还可以加我微博哦,关注:冰蛇陛下我发新文的那段时间会在微博发通知的……咳咳,转回正题,这个的番外,蓄谋已久,哈哈哈哈没错,贺秋容被不被文人称颂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让女性参加科举,让他们在家里的权威受到极大挑战哈哈……当然等到贺真真当政的时候,史官就不会不承认女皇的能力了,因为————女性已经开始掌握笔杆子了!

蚌埠癫痫病医院
荆门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