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狂战八荒第五十二章初露锋芒

发布时间:2020-01-26 04:22:19 编辑:笔名

狂战八荒 第五十二章 初露锋芒

“那是武生与武福山大哥!”

躲在大树后面的霖薇儿俏脸一变,低低的急促出声道,话音刚落,便是想要掠出去。

“再等等,找好时机再出手!”

流凡大手一拦,生生把霖薇儿拦住,安抚着心上焦急的霖薇儿。

流凡漆黑的双目中隐隐有精光闪动,他没有想到武生与武福山两个总来找事的家伙,竟也有那么硬气的一面,这让他心中的也是微微触动。

“真是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清沉吟片刻后,惨白的面目便是低低的抽动一下,阴沉的双目中杀气一闪而过,他猛然对着旁边三人一挥手,沉声喝道:“都给我上,全都杀光,干净利索点!”

“好!”

其他三人里一人持着劲弓,有着淬体六重的实力,闻言顿时是狞笑一下,把一只箭支架在弓上,体内灵力运转,顿时融入四肢百骸,手上加力,缓缓把劲弓拉开,那箭头正是瞄准了武生。

剩下两个黑衣人竟是有着淬体七重的实力,他们都是持着两柄雪白大刀,体内灵力也早已运转到了,覆盖着手臂与双脚上,凭空增添了不少速度与力量。

持着大刀的两人一左一右,迈着沉稳的脚步,向着武生两人围了过去。

而清更是可怕,他竟是有着淬体八重的实力,只差半步便是能够彻底进阶淬体九重,而他的年纪恐怕也不过是十七岁罢了,在这般年纪便是达到这般实力,恐怕经受的身体淬炼的痛苦不会少,同时培养他的资源,也定然是不少!

霖武村强的战力本来是一个灵台境的强者,但是一年前,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下,年老身死。而到现如今,霖武村强的战力也仅仅是淬体九重的霖啸天罢了,而他的年纪已接近四十,日后能进阶灵台境的几率并不算大!

这个方瓶村的一个十七岁少年,在这般年纪便是达到了淬体八重,日后的前途定将无法估量,这是时间上的优势,可怕异常!若是给他时间,进阶灵台境也是必然的事情,可以说,这少年便是方瓶村日后的灵台境强者!

只见清下达命令后,便是缓缓从衣袖中,掏出了一柄带着刀鞘的匕首,阴冷的双目紧紧盯着武生,面上带着一丝玩味之意,仿佛在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远处有弓箭在窥视,近处有近战的好手在虎视眈眈,还有个清阴毒的立着没有出手,在暗暗等待机会,面对这种情况,即使武生头脑再昏,再拼命,也是知道,跟四个人硬拼,他们一定会永远留在这里!

他们的机会只有逃,只要能逃出去,便有一线生机!

“福山,找机会逃出去,走一个是一个!”

武生双目紧紧盯着在远处持着劲弓的黑衣人,低声对着武福山道,在他眼中,那手持劲弓的人有威胁,同时也容易突破,因为持弓箭的人,擅长远战,近战就弱多了,选择突破的方向,只能选他了!

两个持着大刀的黑衣人,狞笑着不断缓慢的旋转着大刀,变换刀式,一步一步的给武生两人施加压力!

“喝!”

在两人逼近武生周身两丈远的时候,横着的大刀猛地一变换,嘴上低喝一声,就一左一右的向武生两人扑了过去。

这两个黑衣人的攻势很是刁钻,专门往阴处招呼,在刀式行至半途的时候,却又迅捷的一变换,刮向武生两人的喉部,这让武生两人本是格挡向下的动作,被迫横档向上,这一电石火光间的交手,极为的危险。

武生没有武器,赤手空拳的竟是跟一个黑衣人打得难解难分,看得出,他略微占据上风,只是一时间不能摆脱持大刀黑衣人的攻势,向远处持着劲弓的黑衣人杀去。

清看着武生在这般情况下,仍是有余力反抗,目中的杀意,更是浓重了,只见他缓缓的把匕首的套子脱下,露出里面的黝黑发亮的刀身!

匕首的刀身极薄,锋利至极,加上那黝黑发亮的外表,恐怕这匕首也是喂了猛烈的毒药!

在清把武器也亮出来后,流凡终于是面色一动,决定出手了!

“上!”

流凡双目中精光一闪,没有多少废话,直截了当的冲出密林,看他的目标,竟是那淬体八重的清!

霖薇儿看着流凡的方向,也是微微一怔,但是没有阻止,她知道,既然流凡选择了清,必然有他的想法,霖薇儿选择相信流凡。

流凡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他发现除了清实力强以外,其他人弱也是淬体六重的存在,而武福山仅仅一个淬体五重的存在,显然是不能抵挡住淬体七重的存在多长时间,所以他们打不了持久战,必须速战速决!

而清一个淬体八重的存在,无论流凡还是霖薇儿去抵挡,都仅仅是能拖住他罢了,相对于缩短战斗时间来说,让霖薇儿一个淬体八重的对付持着劲弓的淬体六重的存在,那是绰绰有余,相对轻松一些,只是流凡这里会比较棘手。

但是流凡不怕,在实力的精进下,加上银剪这一把灵器的帮助下,他心中也是颇为渴望尝试下,自己的极限所在!

这一片林中空地上,本来颇为的安静,没有任何的影响,几个黑衣人颇为的安心,根本没有想到,身后会跳出两个人来!

流凡两人来得太快太突然,加上几人没有想到后面的变故,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流凡与霖薇儿在掠出大树后,便是身形错开,逼向了场中还没有动手的两人!

“竟然还有来送死的!”

清反应过来,他发现突然从身后窜出两人,心上也是吓了一跳,但是发现向自己冲来的这年轻少年,竟才有这淬体七重的实力,看着那少年面上的略显稚嫩面孔,他也是冷笑一声,很是不屑。

流凡看着清那般轻视的心态,没有多大触动,面上闪过一丝笑意,奔掠的瘦削的身子突然猛地一蹬地面,瞬间便是掠上半空,朝着清疾掠而下!

流凡身在半空,便是单手飞快的向后一摸,紧紧把银剪握在掌心,体内的蓝色灵力奔腾,悄悄的涌入银剪中,眼神冷冽的看着地面上的清。

清一看流凡竟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一上来便是动了杀招,不怒反笑,体内浑厚灵力也是瞬间奔腾起来,融入四肢百骸,凭空加持了不少力量与速度,目中阴冷的光芒一闪而过,持着黑色短匕,便是闪电般的向流凡腰间狠狠划去!

流凡也是挥动银剪,没有丝毫犹豫的挡了上去!

半空里,就像是闪过一道银色闪电与一道黑色闪电一般,电石火光点,两人的攻击也是攻到了对方的武器上。

“锵!”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在密林空地里传开,绵延不绝。

两人都是闷哼一声,劲风鼓动间,错身而过。

“这小子有古怪!”

清持着黑色短匕的手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才把那股麻痹的劲道消去,他一双阴冷的双目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甚至其中还有有一丝极为隐晦的忌惮之色。

他这把黑色短匕是方瓶村花了大价钱,从邺城里买回来的,其中含有一丝陨铁之力,不仅重量大,而且很是锋利,对凡铁之类的兵器,都有一定的克制,但是今日却是在那把诡异的银剪下吃了一些暗亏,着实让他惊讶。

“这位朋友,你应该不是霖武村的人,为何要牵扯进我们两村之前的恩怨?”清仔细的看了流凡一番,发现他很是面生,顿时轻轻抖了抖黑色短匕,面上带着冷意的看着流凡手中的银剪,惨白的面色也是微微一抖,冷声道。

流凡微微揉了揉有些酸麻的手掌,嘴角掀起一抹笑容,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淡淡的回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霖武村的人?我可是霖武村村长女人的弟弟,难道这个忙我不应该帮么?”

流凡现在心里颇为开心,在刚才的在硬碰硬下,他竟是与淬体八重的存在不相上下,只是各自吃了一些暗亏,这无疑是使得他的信心大涨,同时也是对手中的银剪更为期待起来。

流凡的自信,也是让他一时间也是有些跃跃欲试起来,恨不得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才好!

听罢流凡的一番话,清惨白的面色上阴冷之色更是浓重了,他又是忌惮的看了一眼流凡手中的银剪,顿时摇着头,冷笑一声:“无知的小子,你以为持着一把园丁的剪子就能跟少爷我匹敌?真是天真!”

清一番话刚落,流凡便是呵呵笑了几声,没有回话。

看着流凡那一番有恃无恐的模样,清心上颇为的不屑,身形正要一动,便是听到附近传来一声低低的惨叫声。

流凡与清闻声都是微微侧过脸看去,这一看,清面上的精彩了起来,而流凡面上的笑意更是浓重了。

只见霖薇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绿色长鞭,很是结实,抽动空气都是发出“啪啪”的劲响声,很是凶猛。

而之前那持着劲弓的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劲弓丢掉,换上了一柄精铁窄刀,也是满面凶色的与霖薇儿厮杀。

但是很明显,他根本不是霖薇儿的对手,虽然够凶狠,但是被霖薇儿漫天的鞭影笼罩,根本招架不住,那架势恐怕再过一会儿,他便是在鞭影下落败了。

流凡倒是次看到霖薇儿使用武器,而且还是长鞭,持着绿色长鞭的霖薇儿,姿态很是优美,一招一式都像是只灵动的蝴蝶飘飘飞舞一般,很是靓丽,一时间,流凡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而清便是不一样了,他惨白的面容也是渐渐阴沉了下来,看着鞭影中,面色渐渐苍白下来的黑衣人,他知道不能再这样耗下去,否则今日就连全身而退,恐怕都是做不到!

济宁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上饶协和医院咨询电话
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湖北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清远男科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