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五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0-01-26 13:23:24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五十七章

[第2章第二卷飞黄腾达]

第57节第五十七章

同方啸和路鸣两人吃完饭,陈兴坐车来到了陆平的住所,陆平住在财政局的职工家属楼里,是一栋新建的七层住宅楼,陆平住在三楼,陈兴来到了陆平家的门外,敲了敲门,这会已经是晚上九点,按照路鸣所说,陆平是个顾家的男人,这个时间点,陆平是会在家的,!中文

门打开,是一个中年妇女,看见陈兴,微微愣了一下,“陈…陈县长。”妇女是陆平的爱人,县统计局的职工,远远见过陈兴,此刻一下子就认出了陈兴,神色惊讶,“老陆,陈县长来了。”妇女招呼着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陆平,忙将门打开。

“陈县长,您请进,请进。”妇女很是客气的请着陈兴进去,早就听到声音的陆平已经起身走了过来,看到陈兴时,脸色也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陈县,是您呀,坐,坐。”

“陆平局长,这是您的爱人吧。”陈兴笑着冲中年妇女笑了笑。

“嗯,这是我爱人,在统计局里头上班。”陆平笑着点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陈兴,陆平心里是惊疑不定,他知道陈兴心里肯定对他产生不满,上午开会的时候,陈兴的情绪已经表露无疑,但对方会亲自到他家来,着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错,你这家里还不错。”陈兴笑着打量着整个房子,三室一厅的格局,餐厅和客厅连着,看起来也显得客厅的面积颇大,视野十分宽敞,点头称赞着,陈兴笑道,“陆平局长,我刚才走进来到时候,看到你们这栋职工家属住宅楼跟新的一样,刚建成不久吧。”

“是刚建成不久,是局里的职工集资兴建的,整栋楼的房子格局其实都跟我这一套房子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三室一厅,还有一些是两室一厅的,不过面积大的话,交钱就得交的多,这点倒是一视同仁,我们当领导的也不能例外。”陆平笑着解释着,悄然瞥了陈兴一眼,陆平在不清楚陈兴今晚过来的用意的情况下,乍一听陈兴一来就那房子说事,以为陈兴这是盯上他的房子,想以此来抓他把柄了,心里头不由得冷笑,局里集资兴建房子,他这个局长也是跟下面职工一样交钱的,他这套房子是三室一厅,跟其他人住三室一厅的人交的是同样的钱,一分钱没少交,陈兴要想从这上面来抓他把柄,那只能是做梦。

陈兴笑着点了点头,微微瞧出了陆平的戒备之心,心里头有些好笑,他只是随口找着话题说,陆平却是以为他是想找事来着,反应着实是有些敏感。

“陈县长,您喝水。”陆平的爱人赵蓉端了一杯水放到陈兴的跟前,自己也在陆平身旁坐了下来,眼神不时的瞅着丈夫,心里也在奇怪陈兴怎么会突然来访。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都是说些家长里短的话,陆平心里头早就奇怪不已,一开始以为陈兴过来肯定是带有目的的,现在过去了大半个钟头,陈兴和他们夫妻俩扯些家里家外的闲话,看起来却是一点都没有不耐烦,陆平心里也泛起嘀咕,已经有些琢磨不透陈兴今晚过来的用意。

门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穿着中学校服的女孩,扎着长长的马尾辫圆圆的瓜子脸,长的蛮漂亮的一个女娃子,陈兴在对方脸上看了一眼,跟陆平有几分相像,不用想都知道这是陆平的女儿,陈兴笑着道,“陆平局长,这是你闺女吧,长的跟你真像。”

“是我女儿。”陆平看到自己女儿,在陈兴过来后,脸上次泛起了真心的笑容,“人人都说我这女儿长的跟我像,一点都不像她妈,以至于我爱人有时候都跟我吃醋。”

“陆平局长,你闺女还在读高中?”陈兴笑着看了陆平一眼,开玩笑道,“我看你闺女都已经出落的落落大方了,要是不穿这身校服,谁见了都要觉得这闺女能够嫁人了。”

“要是能够嫁人倒好,省得为她操心了,关键是这妮子坚持要上大学,而且还非重点大学不上,去年没考上,又接着复读,准备今年再考,我们这当父母的也没办法,女儿长大了,有想法了,当父母也只能支持了,现在讲话她可是不听了。”陆平满是疼爱的看了女儿一眼,朝女儿招了招手,“萍萍,过来叫陈叔叔。”

陆平说着,转头朝陈兴笑道,“我女儿单名一个萍字,陆萍。”

“陈叔叔。”陆平的女儿颇为乖巧的走过来,叫了陈兴一声,陈兴登时笑道,“陆平局长,今晚到你这儿来,一不小心我才发现自己变老了。”

陆平也是错愕了一下,随即恍然,也跟着笑了起来,陈兴今年才二十八岁,就比她女儿大十岁左右,这一声叔叔着实是将陈兴叫老了。

“陆平局长,你女儿复读,怎么不让她到市里去复读,不管怎么说,市里的师资条件肯定要比县里好。”陈兴看了陆平一眼,状似无意的说着。

“呵呵,倒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不过这丫头去年考的分数不高,离市里那些重点学校的复读分数线有些差距,如果真要去上的话得交不少钱,还得跑关系找熟人,这妮子倔强,不让交这个钱,说要在县中复读,证明在县里也能考上重点大学。”陆平苦笑着摇头,说起自己女儿的事,陆平似乎也才真正的放下了对陈兴的戒心,对女儿的坚持,又是自豪又是心疼,在市里面的重点中学复读,条件比县一中不是好一点半点。

陆平当时都豁出脸皮准备到市里去找熟人跑关系,钱也准备好了,就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进市一中的重点复读班去学习,还是拗不过女儿的想法,尊重女儿的意见,女儿在陆平心中的地位一点不比他头上的官帽子低,有过之而不无及,陆平能为了女儿不当这个官,却是不能为了当这个官而忽略了对女儿的教育,当财政局长,每天那么多工作应酬,陆平都要坚持在九点前回来,因为九点半他的女儿也会下课回来,陆平总是会亲自陪着女儿看书学习,享受着其中的乐趣。

“小萍她要考的是哪所学校?”陈兴看向陆平,笑道。

“呵呵,还能是哪所,就是海城大学,我跟她妈妈也不希望她走得太远,再加上她自己也挺喜欢海大,所以就报考了海大,去年考试结果出来,分数却是差了不少,只能再努力了。”陆平叹了一口气道。

“如果要考海大的话,那就更要上市区的重点中学去复读了,可以时不时的去海大走走看看,感受下大学的氛围,还能起到激励作用不是。”陈兴笑着道,见到陆平一家都没开口,其女儿也是乖巧的坐在一旁,陈兴又道,“我爸就在市一中教书,小萍要是想上市一中去复读,我跟我爸说说,应该没啥问题,至于这择校费,那就不用交了。”

“那敢情好,没想到陈县长的父亲就在市一中教书,我一直在在为我们家萍萍今年的高考担心,眼看着高考的日子一天天来临,我这心也是一天比一天紧,要是能在这几个月到市一中去补习,那就更好了。”赵蓉听到陈兴的话,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直至旁边的陆平微微不悦的朝她使了使眼色,赵蓉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陈县,我爱人心直口快,您不要介意。”陆平笑了笑,“真要是能去市一中补习,这择校费该交的还是要交的,这样我们心里也才踏实。”

“陆平局长,这样吧,我晚上回去帮你具体问问,小萍毕竟不是跟其他学生一样是读满了一年,她只是插班进去学习几个月,要是让她也跟着其它复读生那样按照择校费的标准去交钱,那也太不公平不是。”陈兴笑着摆手,“我大学也是在海大读的,跟海大的一些老师相识,小萍到时候如果还是报考海大的话,只要分数差的不是很多,我或许能帮上忙。”

“是嘛?陈县长您大学是在海大读的?原来是个高材生,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当县长了。”赵蓉听得陈兴如此说,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亮起来,嘴上说着恭维陈兴的话,笑道,“陈县长,看来您跟我们家闺女真是有缘,她能遇上你这个贵人,是她的福分。”

看到自己妻子脸上热切的神情,陆平心里也只能叹了一口气,这会再也没有说什么,关系到女儿的未来,陆平唯有选择沉默。

“什么贵人不贵人的,嫂子你这样说我可就不帮这个忙了。”陈兴装着不乐意,却是又借势拉近了双方的关系。

“是我的不是,瞧我这嘴笨的,不会讲话。”赵蓉连忙笑着摇头。

“我开个玩笑而已,嫂子别介意才是。”陈兴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连忙起身,惊讶道,“哎呦,现在都十点了,今晚本来说到陆平局长家里来坐一会,没想到一坐就坐了一个小时,瞧我这没时间观念的人,我今晚得走了,改天再过来坐坐,不然再做下去就要影响你们一家人休息了。”

“陈县,没事,我们平常也没这么早睡。”陆平客气的挽留着陈兴。

“不了,不了,改天再来坐吧,今天也有些晚了。”陈兴笑着摇头,“陆局长,留步。”

见陈兴如此说,陆平也没再挽留,夫妻两仍是一起将陈兴送到楼下,直至大门口才停了下来,看着陈兴的背影远去,赵蓉脸上的笑容犹在,“这个陈县长倒是个热诚的人,我一直在担心萍萍今年高考要是再考不好怎么办,总不能再让她复读一年,这女孩子的青春是个宝,一年的青春可是宝贵的紧,怕的还是再复读又考不上,那时候可就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下倒好,陈县长的父亲是市一中的教师,他还认识海大的老师,如果他这次要是真能帮到我们家小萍,那我们还真欠了他一个大人情了。”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陈县这么热心的想要帮助我们,又不是没有目的,他嘴上不会说,难不成我们能装傻不知道吗。”陆平摇了摇头。

“就算是他带有目的又怎么样,当官的谁不是这样,就拿你来说,你说你不会这样?还有,你心里也别老是只有汪书记汪书记的,汪书记当时是提拔你没有错,但你敢说他没目的?他还不是指望你替他守着金库,你要是干得让他不满意了,他一脚能把你踢开,你说你为他鞍前马后这几年,他逢年过节的,有到我们家来看过吗,有来关心过我们的生活吗,连个鬼影都没见着一个,我就看着这个陈县长舒服,就算是他有目的又怎么样,我就爱听他叫这一声嫂子,跟人说出去,我这局长夫人也算是有面子了。”

铁力人民医院怎么样
烟台市口腔医院开发区分院
大庆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玉林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泰州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友情链接